点击泸州风水

时间:2017-03-11    来源:川南经济网www.chuannane.com    作者:admin


作者:村夫异语
 
       天生重庆,铁打泸州,从古至今妇孺皆知。重庆与泸州的地貌风水,历来可以相题并论,均属青峰翠峦、两江汇集。重庆系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形成三面环水,一面靠陆。泸州则长江与沱江相倚,形成三面环水,也是一面靠陆。从风水学来讲,两座城池,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妙。
山城重庆,在尘封的岁月里几度兴旺,几度仓凉,建都立王、马乱兵荒,曾为国民党政府的陪都所在,也遭遇日机几度狂轰乱炸,但山城始终掌握在人民手中。重庆现为新中国第四个中央直辖城市,日新月异,煞似辉煌。
       泸州在历史的年轮里,雄风乍起,起伏迭荡,或喜或悲,难诉衷肠。泸州早在西汉置郡(相当于省汇),乃川、滇、渝商贸中心,至明朝年间,泸州、重庆,成都成三足鼎立之势,已是全国著名33个商会之都。近代朱德泸州起义,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四渡赤水名声遐尔。新中国建立之初,川南行署就座于此,胡耀邦此地施政指点江山,挥持方遒。然而,不时撒署设县,合归宜宾,正是由大变小,人气沮丧。虽人才辈出但雄才少许。如今重庆、泸州天远之别,无可比试。远古并驾并驱,而今相形见拙玄机何哉,实为感叹!排除人为因素,还有风水玄机。
       一、泸州江阳系万里长江从青藏三江源头直泻而来,劈山斩岭, 曲折到忠山之时怀抱泸州,沱江从川西平原一路欢歌,千里之遂到管驿嘴相护泸州。主脉乃干中枝,气势逶迤,吐气过岰,很有来头,有龙凤呈祥之势(加之龙头关、凤凰山分沙相遇),乃立都建郡之象。
       二、泸州长沱相交,是玉带之状,山管人丁水管财,则不言而喻。难得的商贸之地,人居之泽,不再细说。
       三、泸州干中之龙,藏有真穴福地,乃天地生成。纵观泸州不难看出,从红卫山到龙透关,来龙一路停歇吐气,从云盘梁到灯杆山至环监站连中山医学院系列蓝坳,再抬头到忠山之颠,至中山缓行偷脉到宝庆街、莲花寺,在回转于白塔(关圣殿)乃真穴却人为毁之。自有先天之器穴,如不毁损,此间风水可能又是另一番胜景。报恩塔始建于宋朝,建塔前,泸州人才辈出,先后出过尹吉普、董允等重量级国家栋梁之才。
       四、不讲科学,人为破坏,令人震撼。白塔之处乃福地真穴,不知前人有意还是无知,无从考证,本能出侯爵之位,都以白塔毁之。而今的江都花园岸边的镇江塔,虽然对水口有所修复,但也无济于事。塔乃镇山之物,而白塔似旗杆而无旗帆,乃光杆司令一条;孤军难统万众之师,白塔似剑非剑,无以雄姿,难成聚众之首;白塔似亭又似箭,直插云霄,独立脉穴,既惊天而伤地,怎能顺应地气呢?生态不可破之,人文不可损失,这些周易之正说,天地人和乃周易之精典。至此,泸州兴衰,成也风水,败也风水。人为的风水破坏即是出雄才之土,也难勉于天灾人患,或成枭雄或成焊匪,或英年早逝,终难修正果。历史早已证明,泸州所出生的军事人物佘竟成、黄方、夏之时等命运,举不胜举。五渡溪的九曲莲花水,难待风水之象,但朱雀之门又遇杀水,但也被人为所破。泸州本应出大批文人骚客,也被风水的所破,难成大家大器。
       哀哉,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,我们不妨讲一点风水与生态,天道自然,弘扬传统文化,坚持科学发展观,共同建设我们美好的家园泸州。